更多选择

中国诗词大会为何会火爆? 两条引导孩子爱上诗词的金律

来源:卓越大语文
分享:

这个春节,央视最火的节目是《中华诗词大会》第二季,最火的女孩是上海复旦附中高一女生武亦姝,“飞花令”的出口成章,随身携带一本苏轼的诗集,更奉陆游为自己的男神,言谈间尽是对古诗词的喜爱。网友称,她 “满足了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”。

 

昨晚总决赛,武亦姝最终胜出,成功登顶。

她的一名同学称,武亦姝在该节目中背诵的带“月”字诗句,大多出自该校校本教材《中华古诗文阅读》。面对赞誉,这套校本教材的主编之一、复旦附中语文教研组长黄荣华却表达了对当下古诗文教育的担忧。


他表示,武亦姝只是个例,更多的与她个人爱好和积累有关。她的走红,反衬出古诗文教育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。

上海复旦附中校本教材《中华古诗文阅读》


文化,并非是一种类似于相亲中的“条件”这种硬性的东西,它不属于硬件配置,而更多的体现在软件属性上。


读很多书,和有文化之间,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。


有的人,读了很多书,也不见得有什么文化,有的人,没读什么书,也会具有非凡的气度和修为。


所以,我理解的有文化,并不是单纯读了多少书,去过多少地方,经历过多少故事,也不是有多高的学历。


学历这东西,比较唬人,很多高学历的人,其实人格都不健全,又哪里谈得上有文化呢。


从被质疑到被认可

高冷的古诗词在浮躁的现代社会收获了难得的温存,

成为很多文化学者眼中意外的惊喜。

质疑:为什么要背那么多古诗文

《中华古诗文阅读》第一册就选了《诗经·七月》。“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”这一在电视节目中为武亦姝赢得最多赞叹的诗句,正出自这首诗。

这套校本教材一共六册,在复旦附中和语文课本同为必修,融入日常教学,其教学内容大大超出考纲要求。

 

黄荣华说,一个学生两年里找了他五六次,问为什么要背那么多古诗文,可不可以不背。也有家长质疑:为什么高考只占6分的古诗文默写,在复旦附中平常的测试中要占到二三十分,要学生花那么多时间的时间去背?

中国人的诗心一直在,但需要被激活

余秋雨在《文化苦旅》中道出了文化的孤苦,“孤独不是一种脾性,而是一种无奈”。在当代的文化语境中,古诗词除了学生课堂学习,似乎离社会生活愈发遥远。


而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像一股清流,曲高和寡的诗词节目在娱乐当道的大市场里爆发,成为让人敬畏的小宇宙。 
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学术总负责人李定广说:“中国古诗词韵律齐整,用语凝练,有音乐性又给人留下想象空间,是为‘天然美’,常读常背古诗词能够培养孩子良好的语感和美感。此外中国古诗词还具有‘内涵美’,体现在情感充沛,具有人格力量。”


我们来看看古诗词到底有多美?

讲到毛泽东的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时,北师大教授康震老师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:我时常在想,这样的诗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?这么雍容、大度。虽然写的只是一朵梅花,却堪称“王者之梅”。

第六期时,一位孩童清脆地唱着《春夜喜雨》,父亲轻轻地和着,董卿被这一幕感动,眼里闪着泪花,随口念出了叶赛宁的《我记得》。


“当时的我是何等温柔,

我把花瓣撒在你的发间,

当你离开,

我的心不会变凉,

想起你,

就如同读到最心爱的文字,

那般欢畅。 ”

诚如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所说:“中国人的诗心一直在,但需要被激活。”


两条引导孩子爱上诗词的金律


看到台上年轻选手出口成章,不少家长羡慕不已。诗词的世界如此灿若星辰,单一的眼光根本不是学习诗词的方法,又怎么把诗词的最精妙的内核学到呢?


黄荣华老师为家长们送上了两条引导孩子爱上诗词的金律——


第一,朗读背诵。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。

诗词不是一次就能读懂的,不断阅读的过程,会产生新的阅读体验。让孩子反复阅读诗词,读出一些意味,而不是机械地背诵。

 

这种意味包含诗词原本的意义,也包含阅读过程中你自己理解品味到的意味。比如苏轼的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他在诗中抒发思念兄弟苏辙的手足情,而今天,我们用这句诗的时候,更多的是表达思念心意相通、值得共同承担的人。

 

诗歌的学习,需得通过阅读进入诗歌,追问本身。因此要常读常新,只要孩子没有厌烦,就鼓励他反复读下去。

第二,我们需要了解:

一首诗一首词是怎么产生的?

它的这种语言的表达方式、文化逻辑,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?

 

诗的文化逻辑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存在方式,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用象征来把握世界。我们的汉字就是象形文字,我们的诗歌就是用赋比兴来描述事物、传递思想、抒发情感……

 

黄荣华老师表示,这些文化逻辑和背景,如果能够得到很好的还原,能有助于学生学习和理解诗词,以及诗词背后古人的心境。

 

我们毕竟是现代人,有现代人的生活逻辑,这两个逻辑之间的对接,如果找不到解读古诗的钥匙,就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

比如《蒹葭》的核心是讲上下求索而不得。如果学生在学习的时候,心里没有一种对诗词的渴求,没有上下求索的情愫,他就难以找到对接点,就很难真正体验到“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”、“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”那种反复争取,却又总得不到的忧伤之美。

 

但是,如果我们的成年人,能够在教孩子的时候,还原古人的文化逻辑,就有助于孩子们进入诗词的世界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中弋锒就曾说,以前只是教儿子背诗,比赛之后才明白,不仅要让孩子背诵,更要把古人作诗的背景故事讲给孩子听。这其实就是一种文化和审美体验的还原尝试。

“诗词大会”系列到底好看在哪儿?对荧屏前的观众来说,看点不只是选手对诗词的识别和背诵而已。在选手答题之后,由学者嘉宾介绍这首诗词的内涵、诗人的创作背景等才是更让人如痴如醉的文化大餐。

 

正如嘉宾王立群在微博上所说:“背诵不是最主要的,重要的是理解。”“果真生活不止前方的苟且,还应该有诗和远方”。

近两百家教学中心,为你提供最近的课堂
全年无休,为您提供咨询
注册会员,优惠多多
愉快教育,成功教育

预约试听一堂课?

在线预约

前往卓越教育中心

查找校区

致电我们

400-880-9880

官方微信平台

关注我们的官网微信平台
获得最新的教育资讯

官方微博平台

@卓越教育
在线客服
live chat